几乎一半人会得的病 却有三分之二人不了解 | 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日

信息录入者:xh    信息来源:健康界    点击数:    录入时间:2018-10-11

       大家还记得这对爆红网络高龄虐狗夫妇“老夏和脆鹅”吗?

        “我在哪里?我是谁?”的问题,每天都在重复上演,老夏爷爷忘记了一切,但唯一没有忘记的是奶奶。

        有着“爱妻狂魔”之称的老夏患有阿尔茨海默症。就算脆鹅只是出门买个菜,老夏都会担心得不得了,甚至不顾自己腿脚不便也要走上几条街去接自己的老伴回家。

        “老夏和脆鹅”的故事在网上流传开后,很多人开始关注阿尔茨海默病。

        9月21日是“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日”,而这个被俗称为“老年痴呆症”的病症,正在成为众多老年人的病痛和万千家庭的负重。“阿尔茨海默症”(Alzheimer disease),简称AD,是与老龄化有关的、以大脑神经细胞广泛死亡为特点的疾病,其结果是大脑神经细胞逐渐丧失,最终造成记忆力、判断决策力、方位感、注意力和语言能力的损伤。

        随着世界人口老龄化的日益加速,老年痴呆症已成为全球性的重大公共健康问题。资料显示,近年来阿茨海默症发病率呈明显上升趋势,我国的发病率为0.71%,约有1000万老年痴呆症患者。预计到2050年,我国老年痴呆症患者人数将达2700万。由于老年痴呆症是与年龄密切相关的疾病,在65岁的人群中约有10%的人患病,而在85岁人群中则约有50%的人患病。随着我国社会快速老龄化,老年痴呆症的发病率会越来越高。

        如何照顾好“老小孩”

        当老人特别是高龄老人脾气、秉性以及行为模式发生异常时,家属就需要注意老人是否患上阿尔茨海默症。北京回龙观医院老年科病区主任燕江陵提醒,当老人出现突然不认识钟表,想要某样东西却表达不清,熟悉的环境不认识等情况时,家属一定要及时注意,并带老人前往医院就诊,交给医生判断病情。

        阿尔茨海默症分为轻、中、重三个阶段,在每一个阶段护理重点都不相同。早期患者很容易出现走失的情况,家属的护理重点是防止患者走失,可以给患者佩戴黄色腕带、带有信息的胸卡等。燕江陵表示,早期患者有很多功能都是保存的,家属需要陪伴患者,预防危险性物品,比如煤气等,但是家属要避免让患者处于完全休养状态,这样会加快患者痴呆发展进程。

        一旦到了中期,患者的生活能力明显下降,家属需要照顾患者生活的方方面面。同时,该时期患者会出现精神异常,比如经常认为别人偷了自己东西或刚吃过饭却说自己没有吃饭等,还会有各种无理取闹的情况出现,家属很容易产生的烦躁情绪。燕江陵表示,家属首先要做好心理准备,阿尔茨海默症是一种逐渐加重的疾病,它无法减轻或被治愈。此外,家属可以到医院老年护理咨询门诊求助,也可以参加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的家属联谊会、讲座以及阅读相关书籍等。

        重度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家属尽可能要带患者到医院咨询医生和护理专家该如何照看。即便如此,仍要尽可能保存患者的认知功能。如果老人爱唱歌的话尽量让他唱歌,因为唱歌的时候心情是愉悦的。燕江陵表示,对于这部分患者医院会对其进行综合治疗,包括音乐治疗、陶艺治疗等。在家护理的患者,家属可以使用怀旧疗法,如果患者身体状况好,也可以进行一些太极拳之类的活动。

        照看阿尔茨海默症患者对于家属是极大的考验,就目前的研究来说,它仍是不可治愈的疾病。

        无法确定的病因

        事实上,老年痴呆是一个笼统的说法,具体病因多达100多种,其中最常见的是阿尔兹海默症,约占老年痴呆病例总数的三分之二。

        科学家很早就知道阿尔兹海默氏症的原因是脑细胞大批死亡,但一直不知道原因。病理解剖结果显示,患者大脑内出现了大量β-淀粉样蛋白,它们堆积在脑细胞之间,形成了极具特征性的斑块,足以成为医生们做诊断的证据。进一步研究发现,患者体内的β-淀粉样蛋白的氨基酸顺序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差别只是三维结构有所不同。

        关于阿尔茨海默症的致病机理,有多个假说提出,这里介绍三个主要假说。

        第一个是遗传因素致病。通过研究家族性的阿尔茨海默症病人发现,这些病人有基因突变,造成Aβ42积累,导致蛋白沉积产生。还有一些其他的基因突变也通过基因组关联研究被发现对阿尔茨海默症有影响,包括19个基因。

        第二个假说是β-淀粉样蛋白假说。这个假说提出Aβ蛋白积累形成Aβ沉淀,从而引发神经毒性作用。

        第三种假说是tau蛋白假说。这个假说提出 tau 蛋白结构异化导致大量tau蛋白在脑细胞里积累,接着导致细胞结构被破坏,神经的传输终止。

        科学家近期发现,阿尔茨海默症与胰岛素在大脑中的作用有直接关系。胰岛素除了帮助大脑细胞吸收葡萄糖以外,还是大脑细胞能否存活和记忆能否形成的关键物质。

        与2型糖尿病一样,大脑细胞同样会对胰岛素产生耐受。进一步的研究揭示,当大脑细胞对胰岛素产生耐受时,胰岛素就不能吸附在细胞上,结果导致大脑细胞死亡,产生空斑,也就是阿尔茨海默症。因此,西方医学界把阿尔茨海默症称为“3型糖尿病”,这一研究正被越来越多医学界人士认可。科学家的这一发现,对于预防和治疗阿尔茨海默症来说,无疑是一个重大的好消息。因此,控制血糖稳定,提高大脑对胰岛素的敏感性是预防阿尔茨海默症的重要方法,例如饮食中减少的精制碳水化合物摄入等。

        几乎全军覆没的阿尔茨海默症新药研发

        导致老年痴呆症的原因,除了与遗传有关外,还与环境恶化有关。一些环境因素,如重金属污染、氧化应激压力等,都是诱发老年痴呆症的祸首。在我国,老年痴呆症常常被忽视,老年痴呆患者普遍存在就诊晚、就诊率低等问题,据资料统计,老年痴呆就诊比例,轻度为14.4%,中度为25.6%,重度为33.6%;痴呆漏诊率为73.1%;服药治疗者仅21.3%。

        但令人遗憾的是,目前人类尚无治疗老年痴呆症的特效药。过去20年来,神经退行性疾病研究几乎全军覆没。制药巨头的多个单抗药物均在III期临床惨遭失败,这为阿尔茨海默氏症的新药研发领域蒙上了厚厚的阴云。

        目前,阿尔茨海默症的治疗方式主要是辅助性治疗。在发达国家,阿尔茨海默症是耗费社会财政补助的主要疾病之一。美国阿尔茨海默症协会公布的“2018阿尔茨海默症事实和数据报告”显示,2018年美国阿尔茨海默症和其他老年痴呆症患者的医疗花费将达到2770亿美元,比2017年增长约200亿美元。到2050年,这一花费将超过1万亿美元。

        早期筛查是重要发展方向

        进一步研究发现,早在阿尔兹海默氏症患者出现症状之前的10~15年,脑细胞就已经开始死亡了。换句话说,阿尔茨海默症症状一旦被发现,无论多么轻微,都已经太晚了,病人已经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机。

        专家表示,虽然阿尔茨海默症目前无法得到很好的根治,但是早预防,早治疗十分有效。一旦老人出现记忆力下降,不断重复同样的话和事,想不起常用的物品放在哪,对熟悉的人和物想不起来时,家人就一定要引起关注。

        于是,不少科学家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早期诊断方面。一个来自澳大利亚的研究小组发现,人的视网膜上也能检测出早期的β-淀粉样蛋白,这就避免了开颅的麻烦。该研究小组的领导人肖恩·弗罗斯特博士认为,视网膜上的神经细胞是和大脑相通的,大脑中出现的病变可以在视网膜上检测出来。

        这个方法尚处于研究阶段,如果将来证明确实可行的话,将从根本上改变老年痴呆症的诊断和治疗模式。

        “老年痴呆像其它慢病一样是可以预防的,并且预防重于治疗。”在青岛大学附属青岛市立医院主任医师郁金泰看来,预防主要是针对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肥胖、吸烟、饮酒等可调风险因素的积极控制和对健康饮食、运动锻炼、教育学习、社会活动等保护因素的强化。

        “我们目前不指望完全预防或治愈老年痴呆,但可以通过干预延缓该疾病的发生,将老年痴呆的发病年龄延迟5年,就可使其患病率降低50%。”郁金泰认为,老年痴呆也要实行三级预防策略,在认知正常并没有病理表现时,可进行初级预防;在认知正常/轻度异常并有病理生理学生物标记改变阶段,可实施二级预防,而对于这个临床前阶段老年群体的早期发现和积极干预对老年痴呆的防控意义重大,也是目前该领域国内外关注的重点。”

        护理产业亟待发展

        也许有人会认为,用爱对抗阿尔茨海默症是典型的小说桥段,就像电影《美丽心灵》中所渲染的纳什教授夫妻间的感情一样,它对神经疾病的疗效微乎其微。而实际上,随着现代神经科学的发展,医生们已经确认,记忆并非独立储存在大脑的某一片区域中。人类的很多记忆都与情绪相关。

        因此,对阿尔茨海默症患者的护理显得尤为重要。对早期患者,可使用支持心理治疗。尽量安排平静安稳的环境,以避免产生紧张不安的体验,也要注意保持亲切和蔼的态度以增进其安全感。尽可能安排恰如其分的作业训练内容和项目,一般以不费体力、不费目力、不计效率,没有危险性和较易接受的简单操作为妥。

        由于患者多半有注意障碍,应开展一些新奇多样化的活动,目的在于投其所乐、吸引注意和消除忧愁与孤独感。努力使这类老年患者能安渡余生,安排好他们的休闲活动更具有深刻的康复涵义。事实上,伴随着中国人口平均寿命迅速提高,阿尔茨海默症成为一个令人措手不及的重大问题。如何迅速建立与世界同步的阿尔茨海默症专业护理体系,显得尤为迫切,也需要市场和政府共同发力。

        据了解,美国的阿尔茨海默症患者人数大约为中国的一半,而美国的阿尔茨海默症特别护理中心已至少有73000张床位,而中国还不到200张。在美国,这一特别护理已经是一个超过2500亿美元的巨大市场,在中国还几乎一片空白。